主页 > 决策参考 >

“学分银行”制度建设的理解误区和实践困境——华东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吴遵民在中国远程教育学术论坛的演讲

作者:吴遵民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8日

文章来源: 《中国远程教育》杂志

对于学分银行的作用和功能,现在的人们一般聚焦于它对学分学历的认证层面,其实建立学分银行的意义还不仅如此,它对于普通市民的终身学习,同样具有积极地促进与推动的作用。以下,即就当今人们对学分银行认识的几个理解误区或实践困境谈一点自己的看法。

  误区之一,是认为学分银行就是开放大学的专属或者附属的机构。众所周知,开放大学的建立,开通了普通民众通向高等教育的途径。简单地说,它更大的意义在于我们可以实现一个所谓人人都拥有学习的机会,时时皆有学习的场所,以及处处都能得到学习的援助的终身教育的理想。但终身教育理想的实现从政策层面上来讲,就是要构建一个终身教育的体系,而这个体系的实现,则需要把已经制度化了的学校教育和还没有被制度化了的学校外的教育,比如社区教育、老年教育、妇女教育乃至普通市民的具有教育意义的休闲娱乐活动等链接起来,以围绕人一生的发展服务。问题是像这种散在的,不具有严密组织性的活动怎样才能制度化或者给予教育性的认证?而未来的终身教育体系若要有序发展,这个有序发展的学习成果就一定应该是可以测量,并可以判断程度的;同时可以有奖励,也可以有处罚的。这样一种学校外的教育机构和学校内的教育机制的融合或者有机连接就构成了终身教育体系,而作为架构立交桥的一种途径或举措,学分银行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学分银行其实不完全归属于开放大学,从更高的意义上来讲,它对于实现开放性的终身教育体系的构建,也就是说它能够对于学校以外本来不被认为是教育的活动也予以记录、认定、认证,甚至有奖励,这样的作用和意义非常重大和了不起。所以我个人的看法是,学分银行不仅仅是专门为开放大学配套的,而且它在构建一个复杂的、立体的终身教育体系方面,同样具有重要意义。

  误区之二,是认为学分银行的功能只是认定那些为了取得学历证书而进行学习的成果。诚如以上所述,学分银行固然具有对参加开放大学的正规课程及其学习成果有进行权威认定的功能,但是它的作用其实并不限于此。如果我们从更宏观的视野和立场出发,就可以发现它不仅是一个学历教育的认定机构,而且也可以成为一个非学历教育的促进机构。它对于普通市民所参与的各种学校以外的,只要是具有教育意义的终身学习活动,甚至于包括文化娱乐休闲活动,也都可以有一个积累或者过程的记录,乃至于给以认定的功能。当然这个认定最终不是朝向取得学历证书的途径,而是获得某种参加学习的奖励。我们知道,现代意义的学校教育只不过诞生了两百多年的历史,两百多年之前我们的教育是有教无类,而自从有了学校以后,学校严格的制度才规定了一定要什么年龄、什么资格才能进入什么类别的学校进行学习。但是由于一些政治的或战争的原因,造成了很多应该在学龄期的时间却被排斥在学校以外的状况,比如两次世界大战,比如中国的文化大革命,这些人本来应该享有学习的机会,却因为非正常的原因而没有能实现。由于没有文凭、没有资历他们沦为了社会的边缘人,乃至于文盲。正是基于这样的理由,保罗·朗格朗才在四十多年前提出了终身教育的思想。他首先批判并想突破的,是把人的一生划分为两个阶段,其前半生用于学习,后半生用于工作,而两者之间又不能回归与融通。他更大的理想,是想让那些因两次世界大战而失去了学习机会的年轻人能够再回归教育。

  现在我们慢慢认识到了,所谓的教育实际上就是一种对先进文化的传递,学校里学的东西固然重要,因为那是前人所积累的知识精华,但广大市民正在生活和工作着的世界,其所接触到的知识和经验可能要远远超越学校所传授的范围,因此我们开始关注那种学校外的、且具有教育意义的活动。所谓终身教育所要特别关注和重视、尤其是需要突破的,就是要把那些本来不以为是教育,甚至没有正规严格的学校教育制度的活动,如何使其具有教育意义。

从这个角度来看,把学分银行只认定为是取得学历证书的认证机构,其实是局限或者削弱了学分银行的功能。学分银行完全可以起到对一般市民参加各种宽松的、自由的乃至于自助的,但具有教育意义的文化娱乐活动进行记录与认定的作用。如看一场有意义的电影,去图书馆听一次有趣的讲座,或参加一次社区学校的市民座谈会等。问题是学分银行怎么去具体记录,又怎么去予以认定,以及认定后如何予以奖励,这可能都需要具体策划。不过我认为这些都是具体的方法问题,只要大的方向搞清楚了,这些枝节问题应该可以迎刃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