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决策参考 >

构建“学分银行”,将开放教育覆盖澳门——珠海广播电视大学高级工程师蔡胜在中国远程教育学术论坛的演讲

作者:蔡胜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8日

文章来源: 《中国远程教育》杂志

学分银行的学分互换和兑换可能在不同类型的教育和不同教育机构之间发生。同一机构里同类型教育中学分互换最简单,严格意义上讲不是学分银行的问题,其实质是学校校内的学分制改革问题,建立完全学分制不存在政策障碍。不同教育机构之间进行同类型教育的学分互认问题在理论上也没有什么障碍,但实践中学校间可能会存在一些利益冲突。同一教育机构里既有高等学历教育,也有非学历教育,这个能否融通起来,需要在政策上有所突破。最高的境界或者最困难的是建立这样一个平台,能突破不同教育机构之间学历与非学历的界限,实现学分的累积与兑换,这个问题非常复杂。

  但是,如果因为复杂,等把所有问题都想明白了再实施,就过于理想化,特别是像学分银行可能涉及到教育体制上的改变,如果没有实践基础,仅靠参考国外的经验很难设计出符合我国现实的、成熟的学分银行制度。因此我们有必要找到一个实践层面的切入点,我的建议是将同一个教育机构不同教育类型间的学分互换作为学分银行建设的切入点。

  在实践层面探索学分银行制度时应当遵循三个原则:一是先易后难,从相对简单之处入手;二是符合现有的政策,不要对现有政策体制框架做大的变动或者挑战政策;三是风险可承受,不能引发大的负面反响。按照这些原则,我们提出在开放教育框架内可以尝试非学历的培训与学历教育学分的互认。风险控制方面一是规模不要太大,二是控制在具有一定的基础的局部区域。据此我们提出通过构建学分银行把开放教育覆盖到澳门的设想。之所以提出这一设想,首先是有政策依据,广东省人民政府和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签署的《粤澳合作框架协议》要求粤澳两地扩大互招生规模,推动高校学分互认,鼓励澳门教育培训机构与广东教育培训机构合作开展职业教育培训项目,全面系统地培养符合澳门和广东产业发展需要的技术、技能人才。其次是具备条件和优势,截至目前有2300多名澳门同胞在珠海电大就读开放教育和成人中等职业教育,反映出澳门社会的需求。如果我们能用学分银行的方式为澳门同胞量身定做一些适合澳门社会需求的非学历培训项目作为开放教育的一部分学分,就可形成开放教育的优势。这个政策空间的突破不是太大,而其他高等教育机构若想把非学历培训的学生纳入到学历教育里很困难,因为有入学门槛,开放教育不涉及这样的门槛,所以在理论层面具有可行性。再者,这一设想在操作层面也比较可行,以培训的方式面向澳门同胞开展短期的非学历的培训教育符合澳门特区关于办学机构的管理要求,准入门槛相对低一些。此外,澳门学生这一特定的人群规模不是很大,风险可以控制。而在国内开展这样的尝试如果控制不好涉及的学生数量会很大,质量或者其他操作方面一旦发生问题将带来很大风险。

  我们开展学分银行实践探索时有几个具体设想。第一,对开放教育现有课程进行改革,把开放教育的学分分成一类学分和二类学分,一类学分必须在校内按照开放教育的课程标准,通过中央电大统一考试。二类学分属于可以培训或者承认澳门高校或其他教育机构的学分等形式累积的学分,按照一定规则折合为学历教育学分。第二,在培训课程的设计上突出职业教育特点,二类学分的具体方式可以包括三部分:开展证书培训,经考试获取证书后折合相应二类学分;加强与澳门高校及培训机构合作,对获取澳门高校及培训机构颁发的证书经审核后折合相应二类学分;根据澳门经济社会文化法律等特点开设特色培训课程并计入相应二类学分。这样的设计对于整体培养质量不会有大的冲击,还是风险控制的问题。第三,建立学分换证书的制度,可以建立三级证书制度:一是课程培训,接受课程培训并通过考试,颁发课程培训合格证书;二是取得某专业基础课、专业课学分但尚未达到毕业最低学分要求的,可发结业证书;三是修够了学分,达到毕业最低的学分要求,通过毕业审核的颁发中央电大开放教育的学历证书。

珠海电大在学分银行建设方面已经进行了初步探索,目前,已开设市民终身学习网,开通了学分银行,尝试了网络学习的学分银行的功能。市民通过注册后学习可以有积分,积分的用途主要有两方面:一是替换学历教育学分。例如,折抵中等教育学历学分,或者置换高等学历教育学分(公共课或基础课);二是转换为企业消费积分。我们和华润银行、中国电信签署了框架协议,把市民这部分的学习积分转化成企业的消费积分,可以用于一些消费。此外,我们还在积极争取把学习积分纳入到珠海市的外来人口入户积分中。这些是正在做工作,目前还没有太大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