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决策参考 >

“学分银行”多视角观察与若干思考——安徽广播电视大学远程教育研究所教授朱祖林在中国远程教育学术论坛的演讲

作者:朱祖林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8日

文章来源: 《中国远程教育》杂志

  人们对学分银行的认识角度不尽一致,有的讲是制度,有的讲是模式,有的讲是机构。最近,我们团队利用WOKERICCNKI等著名文献数据库,从政府视角、学者视角和用户视角,对学分银行相关文献进行了内容分析,以求广角地呈现学分银行相关研究进展和实践探索情况。

  第一,政策文本里的学分银行(政府视角)。根据《教育规划纲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开展国家教育体制改革试点的通知》、《上海市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等政策文本语境,学分银行主要是面向继续教育的学分累积与转换制度,不是教育管理模式,也非指独立运作的认证机构。

  第二,学术文献里的学分银行(学者视角)。英语文献比较注重案例研究、效果评估、先前经验评价等,如:美国社区学院和大学系统机构之间的学分转移、学分转移的效果评估、欧洲牙科学校的课程结构和欧洲学分转换系统、欧洲学分转换系统的学分成绩换算方式、欧洲学分转换系统的应用、欧洲学分转换系统在西班牙的实践,等等。

  中文文献则比较集中在国际经验借鉴、理论探讨、本土实践探索与反思等三个方面。

  对国际经验的介绍借鉴,主要集中在欧洲学分转换系统(ECTS)和韩国学分银行ACBS),其次是加拿大学分转移制度、美国学分制度、澳大利亚的资格框架(AQF)、先前学习评价等。这其中,多数文献选择性地忽略了国际经验在其本土所存在的实践困境。因此,这里我们重点综述一下欧洲学分转换系统和韩国学分银行的实践困境。欧洲学分转换系统面临许多争议,主要是规制尚不完善造成学分转移过程中的作假行为,一些国家的高校对ECTS敷衍塞责,缺乏资金支持,而最严厉的批评是ECTS的学分定义故意避开学分水平的复杂情况,完全以输入”(工作量)为中心,而未以输出”(学习情况)为基础;ECTS在操作时耗费了大量的精力和时间;高等教育机构并没有在实质上引用ECTS。韩国学分银行的主要问题是,教育机构对学分银行课程和学生的管理不到位,学生对获得学位比学习本身更感兴趣,参与学分银行的学习者认为学分银行的社会认可度不高。针对实践中的困境,韩国的专家曾给出中肯的建议,不要操之过急,要有耐心,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事实上,在你的有生之年,你或许无法看到学分银行迈入运作的成熟期中国的学分银行和韩国的学分银行并无太大区别,那么,我们是否会遇到同样的实践困境呢?

  理论探讨的主要话题是学分银行的功能定位、学分银行制度的组成要素与运行框架、学分银行的构建策略、学分银行的管理模式等。

  本土实践探索与反思方面,我国的职业院校、成人高校、普通高校,大都在探索学分银行,各家对学分银行的操作定义不全一样,在有的学校就是学分制。针对实践中的困境,一些研究者的冷思考值得重视,如:我国学分银行的推行存在三大困难,即传统模式制约、制度本身存在操作性难点、政府相关措施和政策不到位增加了制度推行的难度;让不同层级学校实现学分互认是一条难以逾越的坎,学分银行的主体应当由一个独立的公共服务机构来承担,学分银行并不是开放大学的办学要件;学分互认实质上是学生学习成果经第三方认证后得到的社会认可。

  第三,媒体报道里的学分银行(用户视角)。主流报纸对学分银行的报道频次不是太高。报道内容主要集中在四个方面,第一是门当户对的院校之间建立教学联盟,试点校际学分互认;第二是学分银行在职业教育层面为学生边实践边学习的间歇性学习提供便利;第三是学分银行在继续教育层面的攒学分换学历,累计到规定学分总数后即可整取相应学历;第四是实践效果的追踪报道。此外,从网络媒体看,最近的百度指数显示,学分银行的用户关注度始终不高,关注的用户主要分布在上海、北京。

  各地推进的学分互认、学分银行,在实践中的效果如何?鲜有深度追踪报道。《学分互认 无人喝彩》(人民日报,2011718)、《学分互认好看不好办》(浙江日报,2011830)这两篇深度报道对我们具有重要的反思价值:看上去很好的设想在实践中却未能尽如人意。学分互认是学分银行的重要功能,学分银行是否也会无人喝彩好看不好办呢?

  从上述的政府视角、学者视角和用户视角,我们可以综合出学分银行的总体印象,其学术研究热度、媒体关注度和用户关注度均比较低,实践难度较大。我们引为典范的欧洲经验和韩国经验都存在较多的实践困扰。学分银行制度建设是个巨大工程,任重道远。

  最后谈几点启示与思考,也是我们需要积极面对和积极处理好的四对关系。

  一是学分积累与知识更新。当前学分功用单一,单向流通,积累学分的目的主要是学历导向。知识在不断更新,学分积累的过程也是知识老化的过程,储存在学分银行的学分要有一定的贬值率和有效期,体现知识的老化折旧与更新周期。可以结合国务院《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2006—2010—2020年)、人社部专业技术人才知识更新工程,从知识更新的角度来设计学分银行的功用。

  二是建设主体与承建单位、成员组织。建设学分银行,离不开政府主管部门的整体规划、政策支持和运作推进。政府是建设主体,相关院校组织是执行学分银行制度的承建单位或成员组织。让大学给自己做认证,是很难获得广泛的社会认同的。

  三是制度要素与管理幅度、运行成本。学分银行制度要素,包括院校内部的学分管理制度,院校之间的学分互认转换协议,跨校协调机构的沟通协商机制,政府主导的推进运行机制等。相对于院校内部的学分管理而言,院校间学分互认转换增加了很多额外环节、额外工作和额外费用,其管理幅度很容易超限,从而造成管理效率下降、制度运行成本加大。

  四是经验借鉴与困境应对。我们在借鉴移植他国经验的同时也很可能复制了它的实践困境,考虑到文化背景的差异和学习者的实际诉求,我们迫切需要对他国政策文本和院校协议做一手文本研究,对其政策制度的实际执行效果进行客观分析,迫切需要我国本土实践探索效果的实证研究,这样会对学分银行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提供更加有益的借鉴。